Hithu

似行吟中

今晚格外想要熬夜,完成剩下考试的复习。其实时间还算充裕,但总归很想在全然黑暗的环境中安静地听一听勃兰登堡变奏曲,一首接着一首。
这学期没能按照原计划读完规定数目的书,所以暑假和下学期需要分担很多。现在憧憬着考试结束,很想写些什么来练习笔力,记录思想和成长――日记太过随意,诗歌和散记杂糅在一起,并且几乎很少具体地叙事。想将回忆里埋藏的东西拿出来,用文字垒在一起,把逝去的生命从时间里捞出来,风干成纸张上的标本。

怎么说……正准备认真严肃学习的时候,朋友发来如下消息

救命,大家……哪位看过除了商务印书馆外其他版本的《世界史哲学讲演录》QAQ可以告诉我 加点的"这一个" 究竟指什么吗? 十分感谢,紧急紧急orz日耳曼世界的中世纪部分 隐约觉得是一种基督教的普遍的追求的事物,但具体不知是什么  十分感谢
(另外这一版本的翻译也不知从何处吐槽orz

我回来啦
5月29日晚,我坐在车窗边,被路灯列队审视着,一连串的光洒进眼睛,夜晚就像一瓶冰镇的汽水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很软很闷,总被欺负,人缘也不好。但每天放学都会去学校对面的棋校学下棋。学的很快,而且不吹不黑,在同龄人里学龄最短最厉害。很喜欢安老师,偏袒我,允许我在他和另一位先生下棋时替他在棋盘上“胡作非为”,还经常请我和路宝一起吃饺子。路宝小我一岁,是最厉害的对手,同班唯一的强敌,下课一同玩耍。那时呆在棋校里就是小学最快乐的时光。后来因为生病和转学,再没有拾起过围棋,继续学习下去了。几年前偶然听说路宝打进段位,安东旭哥哥已升五段,然后也再没关注围棋的任何音讯。进入新学校的我性格竟也极大转变,加入管乐团,有了很多朋友,而诗歌和绘画也一直陪伴着我,初中高中即使又些许孤僻也从未寂寞过。直到这三场人机大战,偶然看到,一发不可收拾,新闻报道一条一条地关注,同时也了解到了柯洁,围棋第一人,少年心性,坦荡真诚,很喜欢这样的人,非常感染我,仿佛又感受到了小时候那种自在开心,棋校里家一般的感觉。心血来潮下载了练习的软件,也许会零零散散拾回一些儿时的回忆。大不比从前,但也怡然自乐啦。柯洁很厉害,也会有更多人喜欢上围棋,真好w 想起动画《乒乓》,大家走上不同的道路,但每个人都珍藏着曾经共同的热爱着的经历。

美化了不少的教学楼一教

看到洛尔迦,一如既往的亲切
总会想到他的谣曲们

还是装了回来……正好突然遇到糟糕的事,即使不是一次两次了。
回忆下午在整理之前写的诗,被很久之前的自己安慰。什么也不算的,没有一丛荆棘能绊住你的脚步

碎掉吧。就当是高尔基的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