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hu

似行吟中

似乎所有困扰都烟消云散
今天勉强解决掉零碎的事物,明天就可以安心地,一心一意地逃课和准备论文啦

我的烟草
沾染了洛尔迦
枪声隔绝天空
蚂蚁散逸
一池星星
没有云的水面
吻他的嘴唇

天空在水中
产卵交配
你的桨
拍打着云层
温柔的脊背
破壳而出的光
戛然而止
变成山丘们
――老去的
――绿色的
静静的乌龟

今天终于开始动笔写论文,原以为自己会对自己的选题更感兴趣一些的。然而写起来像是挤牙膏,到现在大纲还没有填充完毕。希望可以把心思放空好好讲一下效率。但放空心思,似乎不是我的理性要求我就能做到的……
日记本用完了,换了新的,现在不怎么熟悉,还没有跟它聊得很开。
降温了,一整天呆在床上,桌子被堆满书本,十二平均律和戏曲不停地循环,要分裂。中秋快乐啊,我想把它传达到的。
现在天已经黑了,窗户亮起灯光,像夜晚的白牙齿,我们都是小蛀虫钻来钻去。唱腔从梦里拖出来,给大脑浇注粘稠的蜂蜜,滚烫的糖丝。

下沉时
手中的字条
清醒地
占据画面

苔拉,
血是飘荡的丝绸
在白瓷边
努力下落
眼泪是明亮的弹珠
在地板上
认真跳动

孩子们不懂的美丽
都销毁在游戏里
埋葬在阁楼上

阳光爬上窗台
像灰尘里的泥鳅
在旧物中穿梭
即便已经死去
还会发出
折射的
弯弯曲曲的笑

愈昏暗处
总归温暖
就如落日
大地饮尽
最后的余辉
便在黑暗中
自心脏深处
涌上灼热的醉意

箱子
打不开,移不走
自始至终
强烈地
渴望着下落
――从高空
――从沼泽
――从海面
一段缓慢得
转瞬即逝的
深情的告白

封锁着所有的闪耀
无声地绽放

高空太轻
地下
凝固着梦境
变为坚实的土地
一朵温暖的紫罗兰
一个怀抱
承载人们的步伐
收留我的尸体

我路过你的岛屿
原野上
大片金黄的麦穗
托起蓝天白云
托起我的小船
轻轻荡漾

一望无际的
温暖明快的芬芳
摇醒了我
昏迷已久的
辘辘饥肠

丰饶的主人
你是唯一的人
能解救它
奄奄一息的肚皮
给它一吻
像是这字句
都变成富庶的
美酒佳肴
填饱它的胃口
蒸腾它的血液

它恢复生机
向你拥抱道谢
或许种下几颗
小小的月亮作别
――每当
你的黑夜来临
它们发芽
像麦穗一样摇曳
熟睡时在你身旁
悄悄笑弯嘴角

遇到了一个与生俱来的快乐的人

与女游兮河之渚,流澌纷兮将来下
前提是,俟我于城隅⊙ω⊙

自行车

自行车问我
能入诗吗?
人们穿梭忙碌
是一群留声机
两张唱片
吱呀吱呀转着
旋律只给风听
满街的音符
清晨的康塔塔
傍晚的弗朗明戈
晴天的自新大陆
雨中的大地之歌
云层和空气聚会舞蹈
街道与街道谈情说爱
人们从不知道
车铃响时匆匆而过
树上的鸟儿
嘀哩嘀哩唱着
是不是也在
同自行车
聊天问候?

今天被停在路边的自行车问起为什么我的诗里总不出现现代发明的事物,就尝试为它写了首诗w